新思路助大涼山農產品出“山門”

2020-10-12 09:51

  “到下午3點,我們今天已經做了8000袋羊肚菌菌種。”10月10日,位於涼山州普格縣普基鎮文倡村的普格縣食用菌產業園內,負責人何顯芬正和工人們一起製作羊肚菌菌種。從早上7點半開始,他們已在這裏工作了7個多小時,“在‘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的帶動下,我們的羊肚菌剛開始種就有人來求購了。”

  “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產品賣得火,背後是四川省正積極實施的消費扶貧。消費扶貧是打通扶貧產品生產、流通、消費各個環節的“新引擎”,主要通過“以購代捐”,在貧困地區建立長期穩定的農產品產銷對接關係。

  作為四川省脱貧攻堅最後一塊“硬骨頭”,涼山州在消費扶貧方面做得如何?探索出哪些方法?近日,記者先後前往涼山州越西縣、喜德縣、普格縣等地探訪。

  新抓手

  公益性集體商標讓農產品華麗轉身

  從散裝到品牌,大涼山的扶貧產品正在實現華麗轉身。

  “獲得‘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大半年來,最大的感受就是我們的菜心越來越好賣了。”9月14日上午,在菜心種植基地內,喜德縣魯基鄉鄉長翁古阿合正忙着和客商溝通銷售事宜。

  2019年12月,在廣東省佛山市援建下,魯基鄉壇罐窯村建起一個300多畝的菜心種植基地。但是,和涼山很多蔬菜種植基地一樣,這個基地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不知如何把品牌叫響。

  雖然有廣東公司幫忙銷售,但是由於沒有統一的品牌和商標,魯基鄉的菜心一度價格偏低、銷售範圍不廣。“今年4月,獲得‘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後,問題得以解決。”翁古阿合告訴記者,品牌叫得響了,價格自然變高了,每公斤菜心的售價比市場價貴了1-2元,能夠賣到9元左右。在政府部門的幫助下,菜心還賣到了佛山,“我們初步算了一筆賬,獲得‘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後,4月到9月的銷售額已達200多萬元。”

  不僅是商標,“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更是一種標準化的產業生產和銷售體系。貼上這一商標的農產品也正逐漸顯現出品牌綜合效益。

  新打法

  培育本土“網紅”直播帶貨

  “這是越西的蘋果,個大味甜,快來試試。”在越西縣城北感恩社區日前組織的扶貧農產品展示活動上,越西本土“網紅”楊顯君通過短視頻平台推銷蘋果。

  “通過‘網紅’直播帶貨,就是想要把扶貧農產品更好地賣出去。”越西縣商務經濟合作和外事局副局長王加紅告訴記者,以前縣上的扶貧農產品要麼是通過幫扶單位“以購代捐”,要麼是進行現場零售。但日子久了,大家就發現這些辦法的影響有限。

  如何擴大扶貧農產品銷售範圍,增加扶貧農產品銷量?今年年初,省商務廳在涼山州做的幾次“網紅”直播帶貨讓王加紅動起了心思:外地“網紅”費用高請不起,可以培育本地“網紅”來帶貨。“沒想到,效果還不錯,從5月到現在,農產品線上的銷售額已達1000萬元左右。”

  嚐到“網紅”直播帶貨甜頭的,還有專合社負責人。布拖縣木爾鄉塊只村比聰中藥材種植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阿俄比聰告訴記者,受疫情影響,專合社生產的1萬多枚綠殼雞蛋滯銷。“看到‘網紅’直播帶貨很火,就嘗試網絡直播。沒想到,雞蛋很快就全部賣出去了。”

  手機變成“新農具”,直播變成“新農活”。為挖掘更多特色農產品,不久前,涼山州還專門為7個未摘帽縣商務部門和相關企業、合作社負責人舉辦了電商直播消費扶貧培訓。

  新渠道

  建縣鄉村三級快遞物流體系

  “有了這個平台,現在快遞下鄉只需要2天,比以前快多了。”9月14日上午10點,喜德縣電商物流中心,倉儲員沙劍在電腦平台上查看物流運輸車軌跡。

  2019年前,喜德縣所有快遞都只到縣城。羣眾多自己坐車到縣城取快遞;如果要通過快遞賣農副產品,還必須將其背到縣上。去年,喜德縣整合郵政、“四通一達”以及其他快遞物流公司,建設縣鄉村三級電子商務進農村快遞物流體系。

  “目前建成24個鄉鎮電商物流服務站和85個村級電商服務站,以及6條快運專線,由郵政專車統一運輸。”喜德縣商務經濟合作和外事局局長楊朝順介紹,現階段的運費由國家級電商進農村綜合示範項目補貼,村民的貨物從鄉鎮到縣城可實現免費郵寄,“等電商產業發展起來後,郵政將適當進行收費。”

  目前,喜德縣的三級快遞物流體系已實現鄉鎮配送覆蓋率100%,行政村配送覆蓋率50%以上,貧困村覆蓋率達50%。在三級快遞物流體系的作用下,最近一個月喜德縣的快遞單數達13萬單左右,是前些年同期的26倍。(記者 張庭銘)

責任編輯: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94453